我已授權

註冊

華麗舞臺背後精心算計 鋒尚文化腰揣近三億卻想IPO化緣

2018-08-03 16:17:17 投資時報 

  資產負債率上升其實為假象,預收款項的大幅上漲推動該公司貨幣資金從2015年的1168.30萬元猛升至2017年的2.81億元,不過其在研發活動上的投入卻遠遠落後於同行業競爭對手

  《投資時報》研究員 劉晶

  “燈服道效”,文藝圈對於燈光、服裝、道具、效果的簡稱中,燈光位居首席。即便名聲在外的影視劇或大型文藝晚會的導演,也往往管這一行的負責人叫聲“燈爺”。當張藝謀十年前在擁有9.7萬個坐席的鳥巢完成了那場超級SHOW後,舞臺燈光便破繭成蝶脫離了最初的照明功能。現在,它有了一個全新歸屬——文化創意產業。

  當然,這不僅是稱謂上的升級。來自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3—2016年,中國文化創意與設計服務業增加值由3495億元增長至5843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18.69%,占同期文化及相關產業增加值比重從16.37%上升至18.98%。

  顯然,這已是一份交予資本市場檢驗的“投名狀”。近日向證監會遞交招股說明書的北京鋒尚世紀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鋒尚文化”),就是一家業務範圍涵蓋大型文化演藝活動、文化旅遊演藝、景觀藝術照明及演繹等多個領域的文化創意企業。

  據悉,該公司曾於2016年1月21日正式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公開轉讓,證券代碼為835420。不過時隔一年,其就在2017年3月21日宣布終止掛牌。該公司此次遞交的招股書顯示,其擬於深交所公開發行不超過1802.00萬股普通股。

  在行業整體發展良好的背景下,鋒尚文化的經營業績表現不俗。不過,《投資時報》研究員註意到,大型項目普遍存在跨期的業務特點亦令該公司的存貨逐年增長。同時,相對分散的客戶結構也加大了其管理難度。

  同樣值得註意的還有,大量提前到賬的銷售收入為鋒尚文化註入了充足的資金流,IDG資本的入股更是為該公司提供了強有力的資金保障,但其在研發方面的投入與同行業可比公司相比,顯得十分“吝嗇”,特別是該公司4.19億元的募投項目計劃全部借助上市融資方式籌集,令外界議論紛紛,畢竟,其自有盈余資金相當充沛。

  針對市場普遍關心的問題,《投資時報》向該公司董秘辦發送提綱詢問,截至發稿日尚未收到回復。

  業務特性存弊端

  鋒尚文化無疑趕上了文化創意產業提速班車。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下稱報告期),該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7503.58萬元、14202.79萬元和20624.94萬元,復合增長率高達65.79%;同期凈利潤分別為1332.54萬元、3503.68萬元和5395.65萬元,復合增長率高達101.23%。

  隨著業務規模擴大,該公司承接大型項目的數量也不斷增加,並已成功打造了一系列具有廣泛影響力的項目,主要包括北京2008年奧運會開閉幕式燈光設計及制作、韓國平昌第23屆冬奧會閉幕式交接儀式“北京8分鐘”文藝表演總制作、G20杭州峰會大型水上情景表演交響音樂會——《最憶是杭州》總制作等大型項目。

  由於大型項目的周期通常長於中小型項目,因此,部分大型項目存在跨期情況,導致未完成項目的成本無法轉入當期營業成本,進而形成存貨。報告期各期末,該公司的存貨賬面余額逐年增加,分別為289.37萬元、470.16萬元和6148.89萬元。招股書對此風險進行了提示,稱若公司未來在大型項目執行過程中不能有效控制成本費用,或客戶投資計劃出現變動,可能導致存貨出現減值的風險。

  此外,受到大型文化演藝活動、文化旅遊演藝、景觀藝術照明及演繹領域的大部分項目周期較短且具有一次性的特征影響,鋒尚文化的主要客戶並不穩定且變動頻繁。雖然報告期內該公司前五大客戶銷售金額的營業收入占比較高,分別為43.53%、65.92%和55.67%,但並不存在嚴重依賴於少數客戶的情形。

  但需留意的是,客戶分散雖然可以降低公司經營風險,同時也加大了業務管理難度。報告期各期,該公司的管理費用分別為1497.29萬元、1247.52萬元和2296.78萬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達到19.95%、8.78%和11.14%,高於同行業可比公司8.04%、8.14%和9.12%的平均水平。

  《投資時報》研究員註意到,其中,職工薪酬的漲幅最大,報告期各期分別達到283.07萬元、534.14萬元和924.23萬元,在管理費用中的占比分別為18.91%、42.82%和40.24%。該公司招股書稱,隨著業務規模的擴大,管理人員、財務人員和行政人員人數逐步增加,同時由於員工的工作強度及工作要求不斷提高,其平均薪酬水平也會進一步上升。

  資金充裕研發吝嗇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各期末,該公司的資產負債率(母公司)分別為26.93%、46.25%和53.14%,呈逐年增長的趨勢。結合資產負債情況來分析,增速迅猛的負債總額是該指標增長的主要原因,報告期各期分別達到2792.80萬元、9425.37萬元和26470.92萬元。

  不過這並沒有給鋒尚文化帶來巨大的償債壓力。財務數據顯示,該公司2016年和2017年不存在短期借款,而2015年的短期借款也僅為“象征性”的10萬元;雖然該公司報告期各期分別向銀行進行了759.92萬元、465.76萬元和171.60萬元的長期借款,但這些款項在負債總額中的占比分別僅為27.21%、4.94%和0.65%。

  那麽,導致資產負債率大幅增長的原因究竟為何?

  對此,招股書稱,隨著未執行完畢的大型項目合同金額的增加,預收客戶的創意、設計及制作服務的款項余額也迅速增長,進而造成資產負債率的提高。報告期各期末,該公司的預收款項余額分別達到903.60萬元、6078.26萬元和19938.98萬元,在負債總額中的占比分別為32.35%、64.49%和75.32%。

  作為利潤的蓄水池,預收賬款對於企業資金鏈的好處不言而喻,鋒尚文化同樣受益匪淺。報告期各期末,該公司的貨幣資金分別為1168.30萬元、10539.31萬元和28118.89萬元,在流動資產中的占比分別達到37.44%、81.64%和66.27%。

  頗有意味的是,盡管該公司報告期內資金流充足,有充裕的盈余資金可用於生產投資,但其在資金使用方面卻十分“吝嗇”。

  招股書顯示,該公司報告期各期的研發支出分別為113.56萬元、133.55萬元和149.89萬元,雖然在數額上有小幅增加,但其在營業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卻呈逐年下降趨勢,分別僅為1.51%、0.94%和0.73%。

  而同行業可比公司宋城演藝(300144,股吧)(SZ.300144)的研發支出在營業收入中的占比從2015年的0.64%上升至2017年的1.75%,風語築(SH.603466)和華凱創意(SZ.300592)2016年和2017年更是一直維持在3%以上,且上述三家公司各年度的研發支出均達到千萬元級別。身處科技創新與內容創新高度融合的產業,研發投入方面的落後可能會使該公司在業務競爭中處於不利地位。

  此外,面對迅速擴大的經營規模,鋒尚文化稱其現有的項目承接能力接近飽和,已無法滿足市場對文化創意服務的迫切需求,因此該公司此次擬通過投資創意制作及綜合應用中心建設項目、創意研發及展示中心建設項目和企業管理與決策信息化系統建設項目,來幫助其突破現有產能瓶頸並增強持續盈利能力。

  但從項目資金來源來看,該公司投資這三個項目所需花費的4.19億元資金均打算通過上市融資的方式獲得,並沒有使用自有盈余資金充作部分資金來源的打算。

  IDG資本入股

  為了將上市融資的股權稀釋作用最小化,同時避免股權過於集中,企業創始人通常會選擇以家族控股的形式進軍IPO,鋒尚文化亦是如此。

  招股書顯示,此次公開發行股票前,該公司共有四名股東,包括兩名自然人股東沙曉嵐、王芳韻,以及兩名法人股東成長和諧二期(義烏)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下稱“成長和諧二期”)、西藏晟藍文化傳播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西藏晟藍”)。

  其中,身兼董事長和總經理職務的沙曉嵐為控股股東,其不僅直接持有鋒尚文化55.95%的股份,還通過持有西藏晟藍82.88%的出資份額間接控制該公司11.71%股份。此外,其配偶王芳韻也擁有該公司17.34%的股份。照此算來,沙曉嵐、王芳韻夫婦合計共控制鋒尚文化85%的股份。

  值得註意的是,1989年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舞美系的沙曉嵐,目前還是中國舞美學會燈光藝術委員會主任,並長期擔綱央視春晚舞美燈光設計。

  兩名法人股東的持股比例則較低,入股時間也不長。西藏晟藍成立於2017年3月,現為公司員工持股平臺,除持有鋒尚文化11.71%的股權外,其並未開展其他業務。成長和諧二期則是在2017年12月通過認購和受讓合計15%的股權成為該公司第三大股東,不過這位股東“大有來頭”,其是最早開拓中國市場的外資風投機構IDG資本旗下管理的基金。

  事實上,IDG資本此次入股鋒尚文化並非機緣巧合。據悉,IDG資本全球董事長熊曉鴿和鋒尚文化董事長沙曉嵐已相識多年,此前在鳥巢版《圖蘭朵》、G20峰會《最憶是杭州》等表演中都有合作,再加上同樣獲得IDG投資的觀印象藝術發展公司的聯合創辦人張藝謀,三者之間聯系緊密就不足為奇了。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華麗舞臺背後精心算計 鋒尚文化腰揣近三億卻想IPO化緣》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