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六間房被賣消除不確定性 宋城演藝止損

2018-07-10 13:47:38 證券市場周刊 
從企業戰略來看,宋城演藝出讓六間房的控股股權,是亡羊補牢的戰略調整。此次交易雖然增加其2018年業績,但2019年會有同比大滑坡的壓力。

  從企業戰略來看,宋城演藝出讓六間房的控股股權,是亡羊補牢的戰略調整。此次交易雖然增加其2018年業績,但2019年會有同比大滑坡的壓力。

  本刊特約作者 唐朝/文

  6月27日,宋城演藝(300144.SZ)發布公告,北京密境和風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密境和風”)擬以其100%股權認購宋城演藝全資子公司六間房新增的註冊資本。與密境和風進行重組後的六間房將不再作為宋城演藝的並表子公司。密境和風實際控制人為周鴻祎,主業為花椒直播平臺的運營。

  從宋城演藝的角度看,就是出讓了六間房的略大於70%的股權,換來新六間房(六間房+花椒)的30%股權+出讓約10%新六間房股權給其他投資者的現金。

  本次交易證明宋城演藝2015年收購六間房是一個戰略錯誤。

  從交易數據來看,本次交易將增加宋城演藝2018年報表業績超過5億元,回收現金約12.5億元。算是亡羊補牢,無所謂成功,也無所謂失敗。此後,宋城演藝類似六間房和花椒的VC,後續回報取決於直播市場競爭和資本市場對直播企業的估值熱情程度,很難預測。

  消除不確定性

  本次交易的六間房和花椒的評估值,再次暴露了評估有多麽不靠譜。六間房2017年年報數據顯示,凈資產7.3億元,營業收入12.4億元,凈利潤2.89億元,2018年承諾凈利潤不低於3.57億元,本次估值34億元,對應約9.5倍市盈率——也印證了買賣雙方其實都不看好六間房的未來。

  同期,花椒擁有的是4.1億元凈資產,24億元營收,凈利潤為-1.4億元,估值51億元,市盈率無窮大。

  交易方案可以簡單概括為:六間房先分紅給宋城演藝4億元,然後公司估值34億元,花椒估值51億元,雙方合並組成新公司,花椒原股東占股60%。董事會五個成員,三個由周鴻祎提名,兩個由宋城演藝提名(其中一個大概率是六間房的劉巖),CEO、CFO人選重大事項需董事會半數以上同意。半數以上同意的意思就是說由周鴻祎決定,宋城演藝負責扮演板凳角色。

  宋城演藝是從2014年提出向線上發展的思路,當年財報裏首次提出,“公司確立了繼續提升鞏固線下演藝產品,加快線下到線上步伐,實現‘演藝’、‘娛樂’雙輪驅動、共促發展,努力構建一個以演藝為核心的繁榮生態圈的戰略目標。”那時,應該已經接觸收購目標了。

  2015年,六間房100%股權作價約26億元賣給宋城演藝。宋城演藝圍繞六間房將公司經營模式從過去的“主題公園+文化演藝”調整為“積極打造宋城生態,全面擁抱互聯網”,在2016年進一步提出了包括“網紅宋城、IP宋城、科技宋城”在內的六個宋城戰略目標(其他三個是演藝宋城、旅遊宋城、國際宋城),證明黃巧靈董事長收購六間房真不是做概念玩票,是確實想調整發展戰略,打通公司的線下和線上。

  然而,三年過去,本次交易後,宋城演藝從線上直播產業的經營者,蛻變為一個不得已的財務投資者。六個宋城目標至少需要大調整兩個:網紅和IP。

  宋城演藝收購六間房這幾年,網絡直播平臺格局大變,虎牙、鬥魚、快手、熊貓、企鵝、龍珠、映客……新的競爭對手不斷崛起,六間房似乎沒有趕上從PC到移動的戰略紅利,在行業中已經有銷聲匿跡之態了。宋城的線上線下結合,做了很多嘗試,但現在看來,基本都是打水漂。

  因此,從戰略上說,本次交易,宋城演藝甩掉了六間房,證明2015年收購的戰略失敗,它將帶來宋城新一次的戰略大調整。具體調整方向是重新聚焦和堅守主業,還是黃巧靈董事長又找到什麽新的嘗試點,還得看2018年財報管理層怎麽向股東表述。

  2019年預期或將同比下調

  早在2017年3月,老唐分析宋城演藝時,就因為無法對六間房做出估值,因而只能按照“買線下,送線上”的估值思路,發表了這樣一段話:“演藝宋城和旅遊宋城,是企業基礎,可以支撐三年後的當前市值;國際宋城,是中性內容,值得探索;網紅宋城、IP宋城、科技宋城看不懂,是賭管理層、賭人性的一面。總體來說,以三年時間長度看,是一個賭錯了大概率不輸本金(輸時間,輸機會成本),賭對了能夠大賺的賭局。若是現在市值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