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神霧危機:烏海項目停工半年 資金問題待解

2018-07-09 01:11:42 新京報 
7月2日,神霧烏海項目地,沒有施工跡象。新京報記者 趙毅波 攝
7月2日,神霧烏海項目地,沒有施工跡象。新京報記者 趙毅波 攝

  自內蒙古烏海市向南驅車70公裏,穿越戈壁灘和廢棄的老工業基地,在距離黃河以東10余公裏處,幾座龐大的工業裝置靜靜地佇立在戈壁上,這裏就是投資額超百億的神霧烏海項目工地現場。

  “自從年後就一直沒開工”,7月2日,現場工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多位當地政府人士也對新京報記者確認了這一信息。

  一年以來,神霧系上市公司遭遇持續性風波,並在今年步入違約,資金掣肘之下,其在新疆、內蒙古等多地項目陷入停工。

  目前,神霧方面將希望寄托於引入50億至70億元戰略投資,但其並未完全兌現。而當地政府承諾的入股烏海項目,目前也沒有落地。

  烏海項目停工已半年

  6月7日,神霧環保(300156,股吧)在回復深交所問詢時曾表示,“公司目前正在和烏海項目業主方進行積極溝通,預計該項目將於2018年6月底前復工。”

  這一計劃的實現存疑。

  7月2日,新京報記者來到烏海洪遠項目地,未見開工跡象。現場一位工人表示,“目前項目地基本只有看護人員,不清楚何時能復工,老板也沒說什麽時候能開工。”

  當天下午,新京報記者來到烏海洪遠項目位於烏海市內的辦公地址,該地大門緊閉,記者無法聯系到當地項目負責人。

  7月2日,烏海市經濟合作局辦公室對新京報記者確認,項目確實停工,“(我們)只負責前期項目引進,後期項目具體由低碳產業園負責。”烏海經濟開發區低碳產業園管委會一位內部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項目去年底停工後,到今年一直沒復工,資金沒到位。

  “復工時間我們也拿不準,一直是他們(項目方)提供,從5月份就開始說有可能。”7月2日,烏海經濟開發區低碳產業園管委會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

  據烏海市政府官網去年6月公布信息,烏海洪遠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乙炔化工新工藝年產40萬噸PE多聯產示範項目占地2798.1畝,總投資約117億元,建設規模為年產120萬噸電石(中間產品)、40萬噸聚乙烯,包括石灰窯裝置、電石裝置、乙二醇裝置、乙炔裝置、乙烯裝置、聚乙烯裝置、雙床粉煤氣裝置及配套公用工程和輔助工程等。項目於2016年9月落地烏海。烏海洪遠為神霧參股企業。

  彼時,項目副總經理邢利群說,“目前,項目一期土建投資完成4億元,累計完成投資21億元。”“計劃年底完成一期電石裝置、石灰窯裝置建設,並且具備調試條件,2018年6月點火投產。”

  由於今年6月烏海項目仍在停工,所謂6月點火投產的計劃也因之落空。7月6日下午,神霧環保證券部回復新京報記者表示,烏海項目正在“積極準備中”。對於未能復工的原因,他表示有多種原因,資金也是一方面。

  技術工藝還是資金問題?

  對於停工原因,神霧環保曾將之歸因於技術工藝問題。6月7日,神霧環保公告稱,公司目前正在和烏海項目業主方進行積極溝通,以盡快確定烏海項目化產段優化調整後的工藝方案,預計該項目將於2018年6月底前復工。

  神霧環保表示,2017年7月,神霧環保的全資子公司洪陽冶化與烏海項目業主方簽訂《烏海洪遠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乙炔化工新工藝40萬噸/年PE多聯產示範項目EPC總承包合同》。公司於2017年12月接到乙二醇技術提供商關於乙二醇裝置工藝數據發生重大變更的提示函。經統計測算,此次變更預計將推遲設計工期至少6個月,烏海項目原計劃工期已無法按期實現。

  神霧環保表示,業主方正與總包方就工藝調整後的項目執行計劃做最後論證,預計烏海項目將按計劃執行完成,後續業主方融資及履約能力將得到有效保障。

  對於變更工藝導致無法復工的說法,烏海經濟開發區低碳產業園管委會負責人表示,確實有變更工藝的問題,但他強調,“這是去年的事情,工藝已經變更完了,手續辦完了。”

  這位負責人表示,現在(項目)的主要原因是資金鏈問題,現在只要資金能到位,馬上能開工。

  低碳產業園管委會負責人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項目分成幾個段,由石灰變成電石是一段,電石往下再走PE、乙二醇。“現在已經完成30億投資了,年底前要把電石這段完成,怎麽著也得再投20億”,他表示。

  項目亟待“輸血”,政府資金尚未到賬

  據官網介紹,神霧集團是中國節能環保領域的領軍企業,公司成立於1996年,目前擁有11家控股子公司,員工近4000人。神霧創始人吳道洪號稱全球第三代燃燒技術的引領者,被認為創造了“神霧奇跡”。

  2017年6月,神霧環保公告稱,公司全資子公司洪陽冶化擬與關聯方——烏海洪遠簽訂《烏海洪遠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乙炔化工新工藝40萬噸/年多聯產示範項目工程采購施工總承包合同》,合同總金額為594749萬元,約占公司2016年度經審計營業收入的190.31%。

  據2017年報披露,作為關聯方的烏海洪遠是公司的第一大客戶,貢獻收入高達15億元,占比55.12%。不過,烏海項目也是神霧環保的一大應收賬款方,截至2017年期末,神霧環保應收賬款余額為23.38億元,排名第一的就是烏海洪遠,其應收賬款為11.26億元,占公司應收賬款總額的48%。

  對關聯交易的高度依賴一直是市場對神霧系的主要質疑點,去年神霧環保曾對此澄清,但依舊不改股價的跌勢。對於關聯交易的質疑,低碳產業園管委會負責人表示可以理解,“內部的這種操作,最終的數據可能自己好控制,畢竟是一家的,出現互相扯皮的事情好協調”。

  地方政府對這一項目也很重視。烏海洪遠官網顯示,2017年8月,烏海市市長高世宏一行調研公司項目現場,公司執行總裁何新橋表示,項目在土地利用、施工用水和生活用水、基礎設施等方面遇到了難以解決的困難,希望政府伸一援手。高市長表示,有困難就及時提出,政府各部門會及時且針對性地給予最大的幫助與支持。

  “市長從3月到現在已經去了現場三趟了,雖然沒動工,但得看我們的配套(設施)到什麽程度”,低碳產業園管委會負責人表示。

  低碳產業園管委會負責人稱,政府確實有承諾,政府以入股的名義給予支持。但目前資金尚未到位。

  上述負責人強調,現在政策支持或其他方面對(項目)的支持意義都不大,現在的主要原因是資金鏈問題,不存在其他問題。現在只要資金能到位,馬上能開工。

  今年6月,神霧環保回復交易所時公告稱,烏海洪遠項目總投資約117億元,截至2017年末項目資金已到位16.65億元。烏海洪遠後續將逐步到位的資本金包括籌劃實施中的大型產業基金及大型金融機構增資款項18.5億元,地方政府指定投資主體出資2億元等。

  神霧環保表示,目前上述資本金仍處於籌劃階段,尚未實繳到位。

  那麽,烏海洪遠的其他股東或者所謂的產業基金、金融機構的資金為何沒能跟上?低碳產業園管委會負責人透露,烏海洪遠的大股東占了這麽多(股份),但實際到這個項目的資金沒有那麽多;加上神霧股市受影響,對這個項目的信心不是太足。

  工商資料顯示,烏海洪遠包括四個股東,分別是長新衡盛(杭州)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前海恒澤榮耀(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神霧環保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和烏海市富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據神霧環保此前披露,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於2016年9月與神霧集團等共同組成長新衡盛(杭州)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現金4.92億元對烏海洪遠進行增資。至此,長新衡盛在烏海洪遠的持股比例達83.11%。

  引戰工作推進,流動資金緊張仍未解決

  烏海項目背後的神霧系正在從危機中艱難復蘇。

  3月22日深夜,神霧系旗下上市公司神霧節能和神霧環保雙雙公告,公司控股股東神霧集團引入戰略投資者工作取得重大突破,本次交易內容主要為針對神霧集團的增資擴股,交易金額預計為50億至70億元。

  隨著戰投資金的引入,神霧集團相關項目開始復工。2018年6月9日,公司勝沃項目現場正式恢復建設。7月6日,神霧環保證券部對新京報記者稱,戰投資金中的一部分也將投入到烏海項目裏。

  7月2日,神霧環保公告稱,5月16日公司接到控股股東神霧集團通知,上海圖世3.5億元增資款項已全部到位。

  6月20日,延遲許久的神霧集團2017年財報對外公布,集團去年凈利潤虧損10.21億元,下滑456.99%。財報還顯示,公司共涉及案件82件,涉案金額86084.43萬元。

  7月5日,新京報記者自最高法院裁判文書網獲悉,神霧系近期遭遇一系列資金訴訟,比如今年6月中旬發布的民生銀行(600016,股吧)大連分行與神霧節能、神霧科技集團等其他民事裁定書顯示,法院凍結了神霧節能、神霧科技集團、吳道洪9999.99萬元或查封其他等值財產。

  根據神霧環保7月2日公告,公司控股股東神霧集團引入戰略投資者的工作仍在逐步推進中。截至目前,公司流動資金緊張問題仍未徹底解決。

  新京報記者 趙毅波

  zhaoyibo@xjbnews.com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神霧危機:烏海項目停工半年 資金問題待解》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