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監管狙擊實控人“換骨術” 五招破解“障眼法”

2018-06-13 07:38:06 21世紀經濟報道  譚楚丹

  本報記者 譚楚丹 深圳報道

  6月11日,騰信股份(300392.SZ)公告稱實際控制人聯合第二大股東計劃引進戰略合作夥伴籌劃重大事項,若合作成功,將會涉及實際控制權變更。

  今年以來,上市公司因並購重組導致出現“易主”的現象不在少數。實際控制人作為上市公司的“主心骨”,“變更”意味著企業很有可能要“脫胎換骨”。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監管方向時發現,對於存在借殼上市嫌疑的並購重組,監管層從嚴審核,主要關註“一致行動人的認定”、“主業是否進行大幅調整”、“董事會提名人選安排”等事項予以重點關註。同時,還對分步驟進行的“一攬子交易”行為,監管層予以跟蹤並合理懷疑是否可能導致實控權變更。

  劍指實控權穩定性

  隨著監管從嚴,“類借殼”手法正被監管一一“狙擊”提問。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A股有十五起並購重組案例,均被監管層在問詢函中提問“是否會發生實際控制權變更”。

  首先監管層重點關註“一致行動人的認定”上,比如上司公司實際控制人“抱團”的有效性、跟交易對手方是否存在一致行動關系等。

  榮科科技(300290.SZ)則是一起“解綁”一致行動人,導致出現變更實際控制人的案例,從而有借殼上市的嫌疑。

  公開資料顯示,公司在5月4日披露重組方案,通過發行股份與支付現金來購買資產,並募集配套資金。然而在20天後(5月24日)公司原控股股東(兩名自然人)與“上海南灣”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前者向後者轉讓控制權;同一天雙方提前簽署《一致行動關系解除協議》,而這份協議理應在2020年到期。

  按照權益變動,上海南灣將成為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發生相應變更。

  根據法規,創業板公司不得借殼上市。那麽“上海南灣”與並購標的是否存在關聯關系成為關鍵。這是深交所6月1日發出問詢函的重點,監管層提問這是否構成重組上市;並要求公司詳細說明提前解除一致行動協議的合規性。

  一名從事並購領域的PE人士12日向記者表示,一致行動人“抱團”或“拆分”都極大影響實際控制權的穩定性。“對於抱團鞏固實控權的,監管層希望上市公司股東能給出更為有力的措施或者承諾,保證一致行動關系的穩定。”

  其次,變更主業是“類借殼”的另一明顯特征。

  深圳惠程(002168.SZ)4月披露並購方案,公司計劃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方式收購標的64.96%股權,被深交所要求逐一說明是否構成重組上市。

  其中,監管層就關註到主業調整和協同性問題。

  據了解,公司主業為電力配網設備的生產、銷售及施工服務以及股權投資、投資咨詢服務、手遊的研發及發行業務。並購完成後,公司將增設移動互聯網應用軟件的渠道業務。

  監管層關註到,上市公司及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是否會在未來一定期間內對現有業務進行重大調整。如果沒有,監管層要求出具承諾,明確說明上述承諾的具體執行措施,相關措施是否具有可強制執行的保障機制,相關機制是否具有可行性。

  在另一案例——中孚信息(300659.SZ)的並購重組中,深交所直擊“交易完成後的可預見期限內是否有置出原有業務的計劃”。

  “雖然判斷類借殼沒有可量化的標準,但是新實際控制人一般會置入自己的資產,變更公司原有主業;如果沒有變更,也是‘雙主業’或‘多主業’模式。”深圳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12日稱。

  此外,對於實控權穩定性的問題上,監管層還會要求上市公司補充披露“董事會提名人選”的具體安排;“交易對手方是否存在委托表決權的協議和安排”;“交易對手方是否參與募集配套資金認購或者增持股票”等。

  “一攬子交易”藏苗頭

  隨著監管層趨嚴,並購重組“變更控制權”的手段花樣百出,除了在一個並購交易方案內實現以外,更有跡象顯示,有上市公司可能通過連續的交易安排轉移控制權。如今監管層正註意到這樣的趨勢。

  鵬起科技(600614.SH)今年4月披露一次重大資產出售,就牽涉出當年的借殼疑團。

  公開資料顯示,鵬起科技計劃用成本價出售豐越環保51%股權,而該標的是公司早在2014年收購的,目前業績“變臉”,業績承諾兌現失敗。

  當年通過並購豐越環保,公司得以剝離原來的醫藥業務,在標的業績貢獻下,上市公司實現扭虧。第二年(2015年)上市公司向現實際控制人收購了洛陽鵬起100%股權,隨後完成實際控制人變更。

  對於這場跨越三年的資產騰挪,上交所今年4月提問稱,這一系列交易是否為一攬子交易,是否為了規避重組上市。

  前述從事並購的PE人士對此分析稱,不排除當年上市公司收購新資產是為了保住“殼”,然後讓第三方進行類借殼;如今豐越環保已經業績變臉,不如剝離出去。“成本價進行一買一賣,吃相難看。”

  另一案例光正集團(002524.SZ),亦在今年4月披露重大資產購買方案,屬於跨界並購,擬向4名交易對手方進行現金方式收購他們持有標的51%股權。

  但在披露預案前一個月,3月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就轉讓5%股權給其中交易對手方——標的資產實際控制人。

  這不得不引起監管層的懷疑。深交所對此要求公司詳細說明股權轉讓的具體原因;股權轉讓是否與本次重組為一攬子交易,該名交易對手方未來是否存在繼續增持的計劃。

  相應地,深交所亦關註交易對方是否有推薦董事或高管的計劃、上市公司有沒有控制權轉移的安排以及保證控制權穩定的措施。

  前述PE人士解釋指出:“交易對方被並購,希望獲得一定股份比例支付是正常的,這種現金模式+股權轉讓的模式不罕見,因為發行股份購買資產需要經過證監會審核,現金交易可以節省時間。”但他同時指出,不排除對手方通過後續增持舉牌獲得實際控制權。“我理解是,監管層提前介入,要求公司將對方是否謀求控制權的計劃披露完整,至少給中小投資者有風險揭示的效果。”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監管狙擊實控人“換骨術” 五招破解“障眼法”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