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中國白酒分化加劇,誰是下一個出局者?

2018-05-15 09:20:18 和訊名家  楊偉

  作者:楊偉

  來源:斑馬消費

  2013年超越五糧液(000858,股吧)之後,茅臺(600519,股吧)與其差距越來越大,2017年規模超過近一倍,五糧液難道一點都不著急?

  同在安徽,古井貢酒(000596,股吧)的營業收入是口子窖(603589,股吧)的兩倍,但這兩家凈利潤差不多,是什麽原因造成的?

  水井坊和伊力特(600197,股吧),營業收入、凈利潤都差不多,但其實這兩家酒企的毛利率相差20個百分點,怎麽做到如此神同步?

  隨著2017年白酒上市公司全部交出成績單,斑馬消費對比後發現,一個大趨勢正逐漸清晰:白酒行業的分化正在逐漸加劇。

  一線白酒笑傲全國,貴州茅臺(600519,股吧)、五糧液、洋河股份(002304,股吧)、瀘州老窖(000568,股吧)“一超多強”;二線白酒主攻區域市場和細分市場,口子窖、順鑫農業(000860,股吧)、古井貢酒、伊力特、山西汾酒(600809,股吧)各有所長。

  二線下白酒的警鐘已經敲響,金種子酒(600199,股吧)、青青稞酒(002646,股吧)、維維股份(600300,股吧),你們聽到了嗎?

  一二線基本定型

  隨著年報披露到位,19家白酒上市公司交出了2017年的成績單。

貴州茅臺(600519.SH)繼續領跑,營業收入582.18億元、凈利潤270.79億元、毛利率89.83%三項無人能及,增長速度同樣幾無可比。

  貴州茅臺(600519.SH)繼續領跑,營業收入582.18億元、凈利潤270.79億元、毛利率89.83%三項無人能及,增長速度同樣幾無可比。

  當然,除了貴州茅臺,還有五糧液、洋河股份、瀘州老窖(000568.SZ),同樣成為百億級白酒巨頭。

  他們構成了中國白酒的第一梯隊,成就了一線白酒企業中 “一超多強”的局面。

  二線白酒這個板塊怎麽劃分?除了規模,也要考量其在區域市場和細分市場的地位。

  口子窖(603589.SH)偏居安徽,體量也不大,2017年營業收入36.03億元,在區域次高端市場“一枝獨秀”,凈利率高達30.91%,僅次於茅臺、五糧液和洋河這三巨頭。

  順鑫農業(000860.SZ)旗下的牛欄山,以及古井貢酒,雖然盈利能力一般,但走的是大眾路線,走量型的中低檔白酒深受群眾喜愛。

伊力特(600197.SH)是中低檔白酒中,為數不多的還在好好釀酒的企業,采取“薄利多銷”的模式,盈利能力穩定。更為關鍵的是,公司在新疆市場,基本上沒什麽競爭對手。

  伊力特(600197.SH)是中低檔白酒中,為數不多的還在好好釀酒的企業,采取“薄利多銷”的模式,盈利能力穩定。更為關鍵的是,公司在新疆市場,基本上沒什麽競爭對手。

  四大名酒中西鳳酒算是沒落了,但山西汾酒(600809.SH)仍然堅挺。2017年白酒賣了60個億,毛利率70%,凈利潤近10億元。

  這些都是二線白酒中的代表。

  毫無疑問,一二線白酒企業和品牌代表了中國白酒的未來。隨著消費市場的逐步發展,區域、文化、消費習慣的差異將被逐步平抑,取而代之的是市場集中度的提升。

  當然了,中國白酒市場剛剛經歷調整之後的復蘇,分化才剛剛開始。就像一場國際賽事,搞完了淘汰賽,小組賽即將開始。

  一二線中還有少量位子,留著給那些沒上市悶聲發財的白酒企業,比如老牌巨頭劍南春,當年“茅五劍”的說法可不是鬧著玩的,當然還有另辟蹊徑的勁酒、擁抱新一代的江小白。

中國白酒分化加劇,誰是下一個出局者?

  誰是下一個出局者?

  2017年,中國1593家規模以上白酒企業累計完成銷售收入5654.42億元,同比增長14.42%;實現利潤總額1028.48億元,同比增長35.79%。

  也就是說,增速低於行業平均值的那些,都屬於掉隊者。

  首當其衝的就是老牌白酒企業老白幹酒(600559,股吧)(600559.SH),2017年營業收入25.35億元,同比僅增長3.28%。老白幹重度依賴廣告投放,其程度堪比水井坊,以至於凈利率低至6.43%,在白酒行業中墊底。

  另外,才上市沒幾年的迎駕貢酒(603198,股吧)和金徽酒(603919.SH),表現疲軟,規模增長均不到5%,迎駕貢酒的凈利潤甚至出現下滑。

如果說增速低於行業均值只是危機潛伏,那麽對於業績負增長的青青稞酒、金種子酒和維維股份來說,則可以說是危機爆發了。

  如果說增速低於行業均值只是危機潛伏,那麽對於業績負增長的青青稞酒、金種子酒和維維股份來說,則可以說是危機爆發了。

  青青稞酒2017年營業收入13.18億元,同比下降8.27%,凈利潤-9416.43萬元,同比下降143.57%。這已經是青青稞酒連續第4年業績下滑了。

  金種子酒營業收入大降10個百分點至12.90億元,扣非虧損250萬元。金種子酒的業績連續下滑,甚至從2013年就開始了。

  維維股份(600300.SH)旗下的主要白酒為湖北的枝江大曲,2017年維維股份白酒板塊的營業收入為6.57億元,同比下降33.93%。

  在維維股份治下,枝江酒業營收從2011年的19.99億,下滑至2017年的5.19億;凈利潤從2012年的1.78億,到2017年首次虧損193萬。

  值得一提的是,維維股份旗下白酒業務的毛利率僅為30.45,為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最低的。

中國白酒分化加劇,誰是下一個出局者?

  皇臺酒業已經出局,下一個會是誰?

  戰略失誤自飲苦酒

  二線下白酒的潰敗,除了市場競爭的加劇,企業自己犯下的錯誤也讓它們痛飲苦酒。

  高端的千元級白酒市場,茅臺和五糧液(000858.SZ)是當之無愧的王者,其他酒企經常說要做超高端白酒挑戰茅臺,那基本都是噱頭。

  當然了,就有些人喜歡一邊看著廣告一邊買水井坊(600779.SH),那都是特例。

一二線白酒企業拿著百元大單品這一利器,攻城略地,所到之處幾乎寸草不生。比如洋河在安徽、河南等“新江蘇市場”的擴張,以及古井貢酒(000596.SZ)在河南的橫行無忌。

  一二線白酒企業拿著百元大單品這一利器,攻城略地,所到之處幾乎寸草不生。比如洋河在安徽、河南等“新江蘇市場”的擴張,以及古井貢酒(000596.SZ)在河南的橫行無忌。

  難怪河南白酒一直做不起來,也難怪金種子酒和維維股份旗下的枝江大曲,在中部之戰中敗下陣來。

  正面戰場上打不過,偏偏自己又經常犯錯誤,出局也只能自己躲進被窩裏哭了。

  青青稞酒(002646.SZ)此前買酒莊、做酒類電商,陷入虧損,現在又號稱要進軍小酒市場和超高端市場,跟鬧著玩似的。

  金種子酒(600199.SH)把國企改革當成自己的救命稻草,事實上,它的問題還是產品、定位,以及過度的無效營銷。

  白酒的確賺錢,但前提是,你得在這個“牌桌”上。

中國白酒分化加劇,誰是下一個出局者?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斑馬消費。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宋政 HN00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中國白酒分化加劇,誰是下一個出局者?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