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遊戲直播紮堆上市 盈利需破“三重門”

2018-04-12 00:52:51 新京報 
如果說2016年是直播平臺混戰的元年,那麽,2018年或是直播平臺集中上市收割之年。

  如果說2016年是直播平臺混戰的元年,那麽,2018年或是直播平臺集中上市收割之年。

  繼3月26日,映客直播向港交所遞交IPO(首次公開募股)申請後,美國東部時間4月9日歡聚時代(NASDAQ:YY)旗下遊戲直播平臺虎牙直播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了招股書,加上此前被公開報道將在2018年底赴港上市的遊戲直播平臺鬥魚直播,已有三家直播行業頭部平臺開始競爭上市。

  直播平臺紮堆上市,虎牙搶遊戲直播第一股

  招股書披露,虎牙直播將以美國存托證券(ADS)的形式在紐交所掛牌交易,代碼為HUYA,最多融資2億美元,承銷商包括瑞信、高盛和瑞銀。

  除虎牙直播外,國內遊戲直播領域的另一個頭部玩家是鬥魚直播。此前,公開報道顯示,鬥魚直播計劃在2018年底謀求赴港股上市。2018年1月13日,鬥魚直播舉辦“魚樂盛典”時,其COO程超表示,鬥魚有IPO計劃,仍在籌備中。但此後,鬥魚直播一直對IPO事宜保持緘默。

  由此,鬥魚直播和虎牙直播正在為遊戲直播領域的“第一股”身份展開激烈競爭傳聞從未間斷,如果考慮到香港首次公開募股的流程,並不如美國首次公開募股的流程快,虎牙直播可能會提前鬥魚直播上市。

  據App Store(蘋果應用商店)排名顯示,鬥魚直播近90天在中國區娛樂類下載排名幾乎在十名左右,最高名次為1月21日的第六位,虎牙直播近90天在中國區娛樂類下載排名中穩定在十名至十五名區間。

  在這次提交IPO申請文件前的3月8日,虎牙直播進行了B輪融資,騰訊以4.6億美元戰略投資。

  此時,遊戲直播行業“關鍵先生”騰訊出現在了兩大對手的股東陣營中。

  工商註冊資料顯示,自2014年成立以來,鬥魚直播經歷了6輪融資,除去未公布金額的D輪及A輪,累計融資額度超61.4億元,而騰訊頻頻出手。其中2018年3月,騰訊獨家完成6.3億美元融資;2016年8月,騰訊領投,南山資本、深創投及紅杉中國等完成15億元C輪融資;2016年3月,騰訊、南山資本、紅杉中國完成1億美元B輪融資。

  從上述數據可知,騰訊已參與鬥魚直播三輪融資,累計融資額超過鬥魚總融資額的六成以上,應該擁有較高的話語權。而在騰訊對虎牙直播的投資公告中,歡聚時代強調自身對虎牙擁有絕對的控制權。騰訊可能傾向於財務投資。

  平臺“傍大款”搶上遊資源,騰訊多方押註

  騰訊在遊戲直播領域扮演著“關鍵先生”的角色。遊戲直播以遊戲版權、遊戲賽事為核心資源,國內遊戲直播行業已經形成從遊戲版權、電競賽事到直播平臺、明星主播、粉絲經濟及周邊衍生品的產業鏈,這其中又以遊戲版權和電競賽事為核心。一場知名電競賽事的直轉播權限都在數千萬元級,甚至更高。而騰訊掌握著遊戲版權和電競賽事等上遊資源。

  據此前報道,像KPL(王者榮耀職業聯賽)、LPL(英雄聯盟職業聯賽)這類頂級賽事,都采取暗中招標的模式,與主辦方有戰略合作關系的直播平臺,往往可以用較低的價格獲得重要賽事的直轉播權,而沒有合作關系的平臺往往價格較高,還要搭配“冷門”場次的比賽。從以上兩點不難發現,爭取到騰訊的投資,也意味著爭取到了寶貴的資源。

  但也有另一種觀點認為,如果和騰訊的投資關系過於緊密,可能導致獲取其他遊戲代理及賽事版權的時候難度增高,因此,如何處理好和這位“關鍵先生”的關系,也顯得異常重要。

  騰訊的投資策略一向是以“賭賽道”見長的,除同時投資了兩家遊戲直播平臺外,另一家謀求上市的直播企業映客,也曾在2016年9月接受騰訊未公開金額的投資。騰訊自身還孵化了遊戲直播平臺企鵝電競和騰訊電競,並且發展了主打泛娛樂的NOW直播。在如此格局的演化下,相信遊戲直播第一股的爭奪,將不止在上市前,上市後亦將持續進行。

  行業增速或放緩,燒錢之後盈利難題仍待解

  隨招股書一同公布的還有虎牙直播的經營狀況。其2016年和2017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約為7.97億元和21.85億元。直播打賞和廣告等為其主要收入來源,其中,直播打賞在上述兩年分別為其帶來約7.92億元和20.70億元的收入,廣告等在上述兩年分別為其帶來約0.5億元和1.15億元的收入。直播打賞占到其收入比例的99.37%和94.74%。

  虎牙招股書顯示,虎牙的付費用戶從2016年的370萬增加至2017年的810萬,直播收入從2016年的7.9億元增加至2017年的20.69億元,同比大增161.3%。2017年第四季度,虎牙的月活躍用戶超過3880萬。

  一位直播平臺高管向新京報記者分析稱:“虎牙直播相對依賴直播打賞的分成,廣告營收占比較少,也沒有與遊戲進行聯合運營(即遊戲商借直播平臺進行推廣,雙方共同分賬的方式)的營收,未來能否實現盈利的關鍵在於提升後兩者收入。”

  盡管虎牙2017年第四季度的月活用戶數千萬,不過虎牙現階段尚未實現盈利,2016年和2017年歸屬於虎牙直播股東的凈虧損分別約為人民幣6.26億元和8097萬元;2016年和2017年歸屬於虎牙直播的凈虧損為人民幣6.26億元和1.01億元。

  同時,據統計遊戲直播平臺虧損的比例仍超90%。

  對於虧損原因及未來計劃,虎牙直播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尚在靜默期,不便接受采訪。一位第三方直播平臺創始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從財務指標上來講,他們選擇上市就是認為自己的商業模式已經成熟,滿足上市的條件,雖然尚未盈利,但依舊看好虎牙直播。”

  但虎牙的商業模式是否真的堪稱成熟?

  記者發現,相比此前向港交所IPO的映客而言,虎牙直播的經營數據稍顯單薄。根據3月26日披露的映客招股書,2015年後三季度、2016年、2017年,映客直播分別實現營收約0.29億元、43.35億元、39.42億元,實現凈利潤0.15億元、5.68億元、7.92億元。

  上述第三方直播平臺創始人向新京報記者解釋稱,映客直播以泛娛樂秀場直播為主,虎牙直播以遊戲直播為主,秀場直播簽約主播就可以開播,實現現金流。遊戲直播則還需要支付遊戲版權及賽事成本、高清帶寬成本,不如泛娛樂、秀場直播變現直接。“遊戲直播比較燒錢”,該創始人告訴新京報記者。

  同時,虎牙和眾多遊戲直播平臺未來將面對增速放緩、瓶頸漸顯的遊戲直播市場。

  速途研究院發布報告指出,2015年和2016年是遊戲直播平臺競爭最為激烈、發展最快的兩年,到2017年,遊戲直播平臺市場規模增長率降到了43.5%,市場進入平穩期,預計2018年市場規模增長率會降到19.6%,資本註入更加理性。

  另一方面,為了更迅速地搶占市場,直播平臺不斷燒錢。虎牙招股書顯示,其2016年和2017年總運營支出為人民幣3.28億元和3.59億元。

  數據顯示,近年來,虎牙的運營支出有所增加。2017年,虎牙運營成本為3.59億元,高於2016年同期3.28億元。其中,虎牙的研發支出為1.70億元,較2016年的1.88億元有所下降;銷售與營銷支出為8730萬元,高於上年的6875萬元;總務和行政支出為人民幣1.02億元,高於上年同期的人民幣7130萬元。

  而不斷增加的銷售與營銷支出在虎牙砸錢引進明星與主播上也可以窺見。2016年年初,虎牙以三年共一億元的年薪簽下擁有“電競第一女神”稱號的Miss大小姐。2017年3月,虎牙“王者榮耀”主播“嗨氏”曾自曝年薪千萬。

  焦點

  直播監管趨嚴 去年虎牙等30平臺曾被查

  除了盈利風險之外,監管政策風險也是虎牙必須面對的難題之一。

  2017年6月29日,文化部部署北京、上海、廣東、浙江等地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對50家主要網絡表演經營單位進行集中執法檢查,其中,虎牙直播等30家內容違規的網絡表演平臺被依法查處。

  同年9月9日,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在網站刊文,下發《關於加強網絡視聽節目直播服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再次向直播行業祭出一記“重拳”。其中規定,直播平臺必須“持證上崗”,並且在開展直播活動前要將相關信息報屬地省級以上新聞出版廣電行政部門備案。

  去年11月4日,國家網信辦發布《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其中明確規定,禁止互聯網直播服務提供者和使用者利用互聯網直播服務傳播淫穢、色情等活動。

  雖然此後虎牙再未被罰款,但我國對於直播監管收嚴不言而喻。

  虎牙也在招股書中坦言,目前,公司已經投入大量資源來監控用戶在平臺上發布的內容,以及用戶通過平臺彼此進行的互動方式。公司正在通過各種方法確保平臺用戶有健康、積極的體驗。不過,盡管公司采用上述方法過濾用戶發布內容,但公司無法確定內部內容控制措施是否足以將所有“不雅”和不符合要求的內容刪除。虎牙稱,監管和審查可能會對公司業務產生不利影響。

  新京報記者 白金蕾 林子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遊戲直播紮堆上市 盈利需破“三重門”》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