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17家銀行衝刺IPO大提速 兩日內五銀行更新招股書

2018-01-12 07:26:18 21世紀經濟報道  辛繼召

  本報記者 辛繼召 深圳報道

  導讀

  銀行依賴資本擴張的時代結束了,銀行上市的紅利也消失了。在實際業務中,部分大型公司,地方政府融資平臺選擇合作銀行,仍會要求合作方為上市銀行,這也使得銀行仍有極強的上市動力。

  近一年未有城商行、農商行A股IPO後,2018年初,上市進程突然加速。

  1月9日、10日,繼1月5日重慶農村商業銀行後,證監會網站連續發布或更新青島銀行、威海市商業銀行、哈爾濱銀行、青島農村商業銀行、蘇州銀行五家銀行招股說明書。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證券監管機構會對一定時期內包括銀行在內的各行業募資規模等調節,避免行業比例失衡。這也是銀行決定IPO進程的因素。

  “大行早就完成上市了,現在上市的都是規模較小的中小銀行,除了上海銀行融資規模比較大外,其他實際都很小。”一位資深銀行業人士指出。

  排隊的17家銀行中,除浙商銀行資產規模超過萬億,其余多為資產在千億以下的中小銀行。在此情況下,2018年將成為銀行IPO密集上市的“大年”。

  融資規模、市盈率兩道柵欄

  截至目前,A股總計有25家上市銀行,經過2016年江蘇銀行、上海銀行等5家銀行密集上市後,2017年,A股僅有張家港農商行在當年1月上市,而在當年有多達421家公司上市。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發現,除成都銀行已過會待上市外,有17家銀行正在排隊。

  其中有三類銀行,包括浙商銀行等1家股份制銀行,長沙銀行、哈爾濱銀行、蘭州銀行、蘇州銀行、西安銀行、威海市商業銀行、廈門銀行、徽商銀行、青島銀行、鄭州銀行等10家城市商業銀行,重慶農村商業銀行、青島農村商業銀行、廈門農村商業銀行、江蘇紫金農村商業銀行、浙江紹興瑞豐農村商業銀行、江蘇大豐農村商業銀行等6家農村商業銀行。

  對於銀行上市進程,有資深銀行業人士表示,銀行上市募資規模往往遠超其他非金融公司,證券監管機構會對一定時期內包括銀行在內的各行業募資規模等調節,避免行業比例失衡。

  四大行於2006年至2010年完成上市,募集資金規模在200億元以上,農業銀行(601288,股吧)IPO募集資金高達685億元,此後長達六年無銀行IPO。

  2016年銀行IPO重啟後,除上海銀行募資規模達106.7億元之外,其余城商行募資規模僅在35億元-75億元,農商行募資規模僅為數億元。

  此外,擬上市銀行的募資規模也在上市過程中被壓縮,重啟後的銀行IPO的獲批發行股份數量大多占發行後總股份10%,緊貼《證券法》規定下限。例如,已過會正在等待上市的成都銀行擬發行規模,從首次IPO申報8億股發行規模縮小至3.61億股,減幅超過一半。

  而在排隊IPO銀行中,三家山東省的銀行,如青島銀行擬發行不超過10億股,占發行後總股本的比例不超過19.77%。威海市商業銀行本次IPO數量為不超過本次發行後總股本的25%。青島農商行擬發行股份比例不低於發行後總股本的10%,不高於25%。

  蘇州銀行擬發行不超過10億股,占發行後總股本的25%。哈爾濱銀行擬發行不超過36.66億股,占發行後總股本的25%。

  此外,雖然銀行股經過2017年波瀾壯闊的漲幅,但擬上市銀行的PE市盈率高於行業市盈率,仍繼續是一道柵欄。

  成都銀行三次公告稱,擬定的發行價格為6.99元/股,對應的2016年攤薄後市盈率為9.99倍,高於中證指數(貨幣金融服務業)最近一個月平均靜態市盈率7.54倍。

  上市紅利黃金期已過

  根據證監會對各家銀行的反饋意見,證監會在規範性、信息披露、財務會計領域均有反饋。城市信用社改制、資產質量、收入影響、應收款項類投資、關聯貸款、貸款集中度、員工持股等問題備受監管關註。

  1月9日、10日密集更新的五家擬上市銀行反饋意見中,證監會要求披露發行人歷史上進行過大規模不良資產處置,補充分析不良貸款率逐年上升的具體原因及對持續盈利能力的影響。如果不良貸款率高於已上市銀行平均水平,需量化分析形成差異的原因,並充分揭示風險。此外包括,貸款五級分類標準與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相比是否存在重大差異。

  對於應收款項類投資,在監管去杠桿之下,大部分銀行以應收款項類投資為代表的同業投資在2017年大幅度萎縮,但部分城商行則逆勢增長。對這一現象,若出現大幅增長,則需披露原因。

  其中,威海市商業銀行、哈爾濱銀行的可供出售金融資產及應收款項類投資中信托和資管計劃大幅增長。證監會要求補充披露信托和資管計劃的具體內容及收益情況、發行人該類資產的運作模式、收益來源、資產減值情況、潛在風險、違約可能性及違約對財務狀況的影響等。

  除上述監管類指標外,有華東城商行人士表示,國內城商行大多為地方的城市信用社改制、合並而來,背後體現地方政府推動意誌。從反饋意見看,證監會也關註城市信用社合並過程中出現的資本缺額、風險資產占款、待處置股權確認或糾紛。

  “銀行依賴資本擴張的時代結束了,銀行上市的紅利也消失了。”有銀行業人士感嘆。

  銀行業傳統的擴張模式為,為追求利潤,銀行快速做大資產負債表,表內以貸款為代表,表外借助券商資管計劃、信托等第三方擴張。但表內擴張,受到負債端、資本金和監管指標的約束,通過上市,可緩解銀行資本約束的壓力,為銀行擴張提供動力。

  不過,在2017年去杠桿、去通道強監管下,通道被相繼斬斷,表外回流表內。“理財資金回流表內形成儲蓄等負債,倒逼銀行拓展信貸等資產端。公司融資需求回升也強化了這一趨勢。”有銀行高管表示。

  前述銀行業人士繼續分析,銀行業已經從追求規模增長,資本擴張轉向內生增長。原“上市融資——獲得資本——繼續擴張”的路徑已不具有可持續性。對銀行而言,上市動力,一是地方政府推動,做大當地銀行等金融業。實際上,多地銀行已成為當地繳稅大戶。二是獲取品牌溢價,在實際業務中,部分大型公司,地方政府融資平臺選擇合作銀行,仍會要求合作方為上市銀行,這也使得銀行仍有極強的上市動力。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17家銀行衝刺IPO大提速 兩日內五銀行更新招股書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