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尚福林

2010年12月17日01:43 來源:上海證券報 作者:周翀 葉苗
 字號:

  尚福林,陪伴著我們一路走來。

  八年來,無論是國家,還是我們自己,都有著這樣的共同記憶,經歷著經濟的高速發展,股市的洶湧澎湃,金融危機的跌宕起伏。

  今天,我們有必要走近這樣一個人。在當下中國,他領導的部門監管著正在長大的證券市場,這個市場帶來的時代洪流,已經深植到我們的家庭和生活中。

  從2002年擔任中國證監會主席至今,尚福林經歷了市場的巨大變遷,主導了影響深遠的股權分置改革,構建了多層次資本市場的戰略框架;在平和漸進的執政中,中國證券市場已經“換了人間”,實現了20年歷史上最大跨越。凝聚智慧和共識,靠堅韌和穩健推進了市場的進步。

  在歷史和現實之間,我們需要多年以後才能評價他。這裏,在中國證券市場20周年之際,我們可以走近他,記錄他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朋友。

  ⊙記者 周翀 葉苗 編輯楊剛

  初識尚福林 “國九條”來了

  “飛來的尚福林”。在2002年末尚福林履新之時,評價隨他而至。其中,無外兩層意思:一是講1993年,時任央行計劃資金司司長的他,跟隨朱镕基清理三角債,以出色的工作獲得朱的如是評價。二是形容他以中國農業銀行(601288,股吧)行長的身份空降證監會,主政局面十分復雜的證券市場。

  對於當時的市場而言,還有點“救火”的隱意。

  人們在看,尚福林到底能念什麽經。

  尚福林剛到證監會,市場就來了一波下跌行情。若按固有思維模式判斷,既然“救火”,就要拿出點好看的政策來。不過,接下來是一年的靜默。

  市場各界“沈悶”。

  當時不少投資者都以為,看來尚是打算“無為而治”了。對於他發表的“五堅持”、“尚八點”,有人評價說這是“形而上”,“一點都不實際,一點都不煽情,一點都不托市!”

  關於“不托市”的內情,直到2008年,尚福林才在一次會議上道出原委,“在2003年初的時候,證監會黨委開會認真研究了當時的工作方針當時市場比較低迷。大家一致認為,不應該追求一時的市場上漲,造一波行情,而是要紮實、認真地做好基礎性工作。”

  言為心聲。2007年,在一個內部場合,尚福林談到了上述過程。他說,“市場確實存在很多問題。怎麽看?在我國要不要發展資本市場?怎麽去推進資本市場發展改革?黨中央、國務院給出了明確的指示。我們之所以在工作壓力非常大的情況下推動這個市場的發展,也得益於這種認識,就是認識到在我國發展資本市場的重要意義,認識到我們肩上有這個責任。工作當中壓力再大,困難再大,我們也能夠迎難而上,促進市場的發展。”一番語重心長後,他打趣道:“如果沒有這種認識,說得不好聽一點,市場不如"賭場",證監會是管"賭場"的,我們這個工作還做什麽呀?”

  一年的靜默背後,其實是深入翔實的調查,抽絲剝繭的研究,從而梳理出抓住主要矛盾的智慧。在市場疲態和焦慮中,能夠靜默一年,需要相當的勇氣和“定力”。

  當時外傳的消息是,證監會將編撰出版資本市場改革發展白皮書。2003年11月,時任證監會規劃委主任的李青原在電話中對上海證券報證實:白皮書確在準備,解決股權分置問題是“必定繞不過去的關口”,而相關改革原則,是“不規定具體的定價方式”。

  轉年,白皮書並沒出版發行,卻升格為“國九條”。由國務院發布,將發展資本市場提升到國家戰略任務的高度。

  “一聲春雷!”。當一個行業的發展被上升到國家戰略時,還有什麽不能解決的呢?

  這是尚福林和他領導的證監會在沈默中爆發的肇始,也是平中見奇、穩健藏鋒的鮮明註腳。

  “開弓沒有回頭箭”

  尚福林說過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話是什麽?對此,答案幾乎一樣:“開弓沒有回頭箭”。

  回溯到2005年,中國資本市場發展歷程中最重要的一次改革股權分置改革邁開了第一步。當年5月16日,在國務院新聞辦的記者招待會上,針對一些負面評論和懷疑情緒,一向“照本宣科”的尚福林卻斬釘截鐵地說了如下一段話:“股權分置改革不僅是中國資本市場的一件大事,也是中央、國務院的重大決策,開弓沒有回頭箭,必須搞好。作為中國股市的一場深刻變革,改革將是一個連續過程,改革不會停步。”

  當時,有不少人評論,這句“開弓”不似尚福林的風格;但事實證明,“開弓”其實就是標準的尚福林風格之一。所謂“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

  那麽,尚福林的堅定信心和堅決態度,又是從何而來呢?有專家透露了這樣一個細節。

  2004年底的一天晚上,即“國九條”確定解決股權分置問題之後10個月,也即證監會為股改工作預熱1年之際,尚福林給這位專家打了一個電話,在電話中,尚福林談了三個觀點:第一,中國金融改革的重點在資本市場;第二,股改是當前中國資本市場改革發展工作中的頭等大事;第三,股改是中國資本市場發展的重大機遇。

  從更大的視角看,股改確實已是沒有回頭路了。溫家寶總理在當年兩會上,就中行、建行股改一事,說了一句話:“這次改革是背水一戰,只能成功,不能失敗。”而尚福林當時已做過31年金融工作,其中29年在銀行系統,他十分清楚銀行之於金融體系和國民經濟的重要意義,也當然清楚,財政撥付銀行資本金,只是銀行改革的一小步,而後面的那一大步,在等著資本市場發揮巨大作用。

  這場改革凝聚了全社會的智慧。在中國經濟黃金時代的發展歷程中,這場“走對路”的改革進展順利,2006年5月股改大局已定,實施“新老劃斷”,7月初,中國銀行掛牌上市,10月工商銀行上市,翌年9月,建設銀行上市。

  股改使資本市場擺脫了歷史沈屙,形成了統一的利益基礎,獲得了為國民經濟發展提供直接而有效服務的能力,進而使得市場能夠伴隨紅紅火火的中國經濟實現跨越式發展。這就是股改成為“頭等大事”和“重大機遇”的原因。

  如果我們膚淺地去看指數,在股改過程中,市場一度下跌至998點。在這個過程中,證監會在尚福林領導下開展了大量改革配套工作,使得改革“輕舟已過萬重山”,998點也成為事後評論中的“最好的滿倉時機”,一次峭壁邊緣的自我救贖塵埃落定,一輪波瀾壯闊的歷史行情呼之欲出。

  如果把股改比作一場戰役的話,那麽尚福林和證監會在這幾年中,一共打了五場戰役: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夯實市場發展微觀基礎;券商綜治,夯實行業發展微觀基礎;法制建設,夯實市場發展規則基礎;發展機構投資者,夯實市場體系基礎。只是其余四場戰役,不像股改這樣顯眼。

  “新興加轉軌”求解

  股改是中國資本市場發展歷程中的一次閃電戰,贏得迅速、收得漂亮、看得直觀。相比之下,有一場持久戰,則打了20年,且在可預見的未來,還要繼續打下去。這就是應對“新興加轉軌”的持久戰。

  在中國證券市場,有太多的棘手問題等待解決。這背後,需要一份堅韌:堅於信念,韌於困難。

  “雖然我們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已經30年了,但之前30年搞的是計劃經濟。在計劃經濟體制下,培育不出市場機制。”尚福林說過,“我國資本市場和國外成熟市場相比有不同的地方,我們講這是中國特色。但這並不是說,我們可以靠在中國特色這個提法上,就不用去解決好多問題了。”

  他用“新興加轉軌”來解釋一些市場現象。例如,對於2007年瘋狂上漲的行情,他認為,資本市場發展實際上和整個社會從計劃經濟逐步轉向市場經濟的過程是互相聯系的,市場很多缺陷實際上是和這個轉變的進程有關。

  這一年,證監會開始大力推動上市公司治理專項活動,尚福林在內部會議上講:“全世界資本市場建立了200多年的時間,但是在公司治理方面有五、六百年的發展歷程,委托代理制在資本主義國家中已經有了長期的發展。而我國長期處於計劃經濟體制,這些制度都沒有,要重新建立、推進。而這一工作不是一時的,是長期性的。”

  金融危機來了,中國似乎幸運地避開了風暴。此時再次說起“新興加轉軌”,他依然平和:不要說我們只建立了20年的市場,就是建立了200年的市場也要不斷加強對市場的認識。

  證監會推動新一輪發行改革的時候,尚福林清楚地界定了制度與機制對於新興市場的不同意義。他說,“制度是可以調整的,但市場機制的培育時間要求比較長,工作需要比較深入。”

  “深入”、“持久”、“耐心”,這些要求正好說明了尚福林對中國市場的深刻理解。

  熟悉尚福林的人知道,他的這份堅韌來源於他對國情的了解,對這片土地的熟悉。他當過兵,做過銀行的職員,從副處長到副行長,一級都沒落過。因此,他有著自己的節奏和風格。“前人栽樹,後人乘涼”。也許以後很難看到尚福林的“轟轟烈烈”,但這八年來市場已經“天翻地覆”。

  “股民老張”和福林

  尚福林的辦公室,一進門是間小會議室,從會議室一側的門走進,就是個人辦公室。雖說是個人辦公室,但個人色彩極淡:一個長沙發,一個短沙發,一張辦公桌,一把辦公椅。對其是否有用以銘誌的掛件和擺件,去過的人似乎無印象。

  平淡、平和,是他個性的一種。前者現於工作,後者在與投資者的接觸中能感覺到。根據記錄,2005年8月19日,證監會就股改試點工作進行階段性總結。在全行業的會上,尚福林提起普通投資者邱柯寫的一首歌《股民老張》,作為插話發言的開場白。在此,我們不惜贅文:

  9點半上崗

  15點離場

  星期一到星期五天天都挺忙

  莊家要是吃了肉哇跟著喝口湯

  ……

  這裏沒有地獄

  沒有天堂

  這裏不是賭場也不是銀行

  離不開的股市下不了的崗

  這是我們發展中的證券市場

  我來到這裏的動機並不算“高尚”

  我起得到的作用卻能興國安邦

  揣著一分夢想和九分堅強

  六千萬裏有我一位股民老張!

  記錄者寫道,“其實,如果但凡還有點人味,這歌你聽著不心酸嗎?這是個典型的官場,可是,證監會主席沒有官架子,沒有打官腔……這首廣為流傳的《股民老張》,事實上道出了資本市場的本質。顯然,引用者也動了感情。”

  2007年市場暴漲的時候,尚福林在一次內部會議上,再次脫稿提到《股民老張》,這次還新增了《死了都不賣》。“說個笑話,老的投資者,有一首歌叫《股民老張》,那裏面對市場的認識比較深刻;新投資者也有首歌,叫《死了都不賣》,我就說它確實反映出了不同時期不同投資者的心理狀況,他(新投資者)沒經過下跌,都認為只要買了股票就能上漲,就能賺錢,一旦股市下跌以後,可能承受能力非常差。”

  對於股民們對他的善意“發揮”,尚福林也在適應,而且適應得很好。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時,市場一直下跌,有好事者編了段子揶揄尚福林,稱奧運聖火將由尚福林從6124米高臺跳下點燃。後來有人繼續發揮,恰好有人在開幕式現場見到尚,打招呼說:“您來了?”尚福林回答:“來了來了,點火來了。”

  這個“段子”在業內傳播。善意的人們感嘆他敢於自嘲,感嘆他心胸寬廣,感嘆他對輿論的接納,感嘆他態度的超常平和。

  中國證券市場即將翻過20周年,翻開新的一頁。尚福林依然會跟我們站在一起。風雨同舟的還有那些中國資本市場的參與者、後來人。

  我們一同改變了這個市場,改變了自己的生活,改變了這個國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點擊頭像看看他們在說什麽)

丁聖元

銀河證券衍生品部總經理

曹衛東

聯訊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

石勁湧

大同證券研究所所長

石天方

信達證券策略分析師

王萬銀

聯訊證券上海營業部策略分

我有話說已有0位網友發言看看大家都說了啥
自動登錄
用戶名: 密碼:

正在驗證用戶信息...
熱點
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